欣贺股份再冲IPO小S孙红雷间接持股

欣贺股份再冲IPO小S孙红雷间接持股

与2014年时相比,营收、净利滑坡,存货增加;募资部分用于开店,近几年门店逐年减少

在首次闯关A股时,发审委曾质疑欣贺股份的存货水平,此次再度闯关,欣贺股份的存货仍不断攀升。

应收账款也在增加。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0.61亿元、0.75亿元和1.05亿元。公司对此解释称,应收账款余额有所上升,主要是由于公司自营模式(自建直营店)收入不断提高,这些自建的直营店基本上都建在商场内,由商场负责收款。而近三年期末公司应收商场的结算款余额增加,导致了公司应收账款增加。

例如,公司旗下恩曼琳(ΛNMΛNI)品牌的商标被乔治阿玛尼米兰公司瑞士门德里西奥分公司狙击,以该商标与其注册在先的引证商标“ARMANI”和“阿曼尼”等近似,且被异议商标的指定商品与引证商标指定商品构成相同/类似商品为由提出异议。欣贺股份在2013年1月11日就该异议提交了答辩书,但国家工商管理行政总局裁定该异议商标被不予核准注册。

业绩下滑,核心品牌收入减少

此外,公司仅在报告期就爆出8起违法违规事件,涉及产品质量、消防安全、税务、出口等多种问题。

厦门君豪持有公司0.4132%的股权。天眼查显示,演员孙红雷在厦门君豪中持股50%。

目前,ARA由长实(1113.HK)持有约8%股权,赵国雄担任主席。赵国雄是李嘉诚旗下房地产业业务的重臣,加入长实二十多年,目前也担任长江实业集团执行董事。

值得注意的是,欣贺股份的存货跌价提计标准明显低于其他竞争对手。该公司1-2年的产成品存货跌价提计标准为5%,而歌力思为50%,朗姿股份计提10%-40%,锦鸿集团提计10%。

除了凯德,2018年黑石以12.5亿美元(约86.2亿人民币)收购了上海怡丰城购物中心以及相邻的办公大楼和淮海中路雪豹商城。英资太古收购了前滩一开发地块50%股权,加拿大博枫收购了金桥太茂与南翔太茂。

最新更新的招股书显示,截至披露日,公司的实控人为孙氏家族成员,具体为孙瑞鸿、孙孟慧、卓建荣和孙马宝玉,其中孙马宝玉与孙瑞鸿、孙孟慧为母子(女)关系,孙孟慧与卓建荣系夫妻关系。孙氏家族成员通过欣贺国际、欣贺投资、巨富发展合计持有公司87.8350%的股份。

欣贺股份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

据该公司披露,2013年末、2014年末和2015年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3.94亿元、3.67亿元和3.71亿元,占同期资产总额的比重分别为21.71%、17.14%和17.41%。

存货问题待解,一边关店一边募资开店

2014年5月,欣贺股份首次冲击IPO。彼时,正是公司业绩的高光时期。2014年,该公司营业收入达22.18亿元,净利润5.32亿元;2015年营收和净利润有所下滑,分别实现18.13亿元和3.60亿元。

此次卷土重来,欣贺股份的业绩却缩水。虽然在2016年至2018年度,欣贺股份的营收和净利润缓慢增长,但与2014年时已不可同日而语。2016年至2018年,欣贺股份分别实现营收14.98亿元、16.34亿元和17.6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5亿元、1.92亿元和2.06亿元,与2014年相比,公司营收下滑明显,净利润已经被腰斩。

2018年11月14日,凯德集团通过来福士基金与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以127.86亿元成功竞得上海市虹口区北外滩核心区域的上海最高双子塔整体股权。

分析指出,不论年龄和性别, 韩国需要能够解决女性感受到差别和不平等问题的制度等。

收购完成后,工银国际和ARA子公司旗下一只基金将持有三林印象城约62.3%股份,Straits Real Estate旗下房地产子公司则将持有三林印象城约37.7%的股权。

记者注意到,部分经销门店转为管理商门店。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共有63家门店从经销门店转为管理商门店。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在这个模式下,商品的所有权和风险仍由欣贺股份承担。经销商们转做管理商,是否与欣贺股份的销量及存货风险有关?11月29日,新京报记者致电欣贺股份,但未接通。

光大证券研报指出,2018年上海商业零售物业合计成交总额约为人民币68亿元(约为2017年的3倍),其中约有四分之三以改造为收购目的。而截止至2018年底,上海楼龄满10年办公和商业超过3300万平方米,物业翻新改造为经验丰富的投资者提供了极具吸引力的增值型投资机会。

欣贺股份近三年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正在逐年下降。近三年各期末,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3.59亿元、3.07亿元和2.15亿元。

一方面,欣贺股份在持续关店,另一方面,公司欲通过此次IPO加码营销网络建设,继续开店。

11月22日,欣贺股份更新了招股说明书。定位中高端女装的欣贺股份,股东名单相当豪华:LV母公司LVMH集团赞助的私募基金L Capital Asia曾经入股该公司;小S夫妇持股的Purple Forest Limited也出现在欣贺股份的股东名单上。

而公开信息显示,此次收购标的——上海三林印象城——前身是竣工于2008年并于2010年开业的“三林城市商业广场”。尽管“三林城市商业广场”早在2010年就已开业,但因经营不善、业态调整等多方面原因,经营效果并不理想。

日前,信城不动产与新加坡ARA亚腾资产就上海三林项目商场部分正式达成收购协议。交易约定,亚腾资产管理公司(ARA Asset Management,下称ARA)与Straits Real Estate以及工银国际组成合资联合体,共同收购三林印象城,后者是一家位于上海浦东的商场,由信城不动产于2017年接管并进行改造。

其中,6.7亿用于营销网络建设项目,该公司计划利用募集资金新增365家终端店铺,及对现有109家终端店铺进行升级。计划在三年项目实施期内为七大自有核心品牌开设365家自营店,其中直营店铺278家,管理店铺87家。

对于这份协议和共识,中方有以下几点看法:

值得关注的一点是,此次欣贺股份拟首次公开发行不低于8001.01万股,募资金额根据届时市场和询价情况而定,该公司披露项目总投资时的金额为12.93亿元,主要用于营销网络建设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仓储物流配送中心建设等。

第一,这份协议符合中美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利益。我们与美方达成这份协议的初心,是从维护中美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根本利益的大局出发。我们相信,这份协议将对全球经贸、投资和金融市场,产生积极的影响。正如大家所看到的,在双方宣布达成协议的同时,这两天全球资本市场给予了积极反应。

国内知名女装企业、新晋网红品牌JORYA母公司欣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欣贺股份”)再度冲击A股。

11月29日,针对欣贺股份净利润增长乏力、如何处理高企的存货水平及部分商标无法注册等问题,记者致电欣贺股份并发送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暂无回应。

女性认为韩国不公平的人数也比男性多。对“韩国社会是否不公平”的提问,86.1%的女性和78.4%的男性回答“是”。

作为中国最成熟和最具流动性的大宗物业市场之一,对于寻求购入资产多样化的全球投资组合持有者而言,上海无疑在首选范围内。2018年上海大宗物业市场成交总额1178亿元,占大中华区总成交量3970亿元的29.67%。

公开资料显示,欣贺股份是国内品牌女装企业,主营中高端女装的设计、生产和销售,旗下拥有JORYA、JORYA weekend、ΛNMΛNI(恩曼琳)、GIVH SHYH、CAROLINE、AIVEI 和QDA等七个女装品牌。

第二,这份协议总体上符合中国深化改革的大方向,也符合中国自身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在需求。同时,协议的落实既有助于更好地维护所有在华中外资企业的合法权益,也有利于更好地保护中方企业和投资者在对美经贸活动中的合法权益。

股东“星光熠熠”,公司部分商标的纠纷亦引人关注。裁判文书网显示,欣贺股份涉及多个商标纠纷案件。

欣贺股份旗下首个品牌JORYA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经营,2006年,欣贺有限成立。2012年,欣贺有限完成股改,开启冲击A股之路。

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各期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4.45亿元、4.60亿元和5.96亿元,占同期资产总额的比重分别为20.89%、20.74%和25.27%;公司库龄1年以上的产成品余额分别为3.51亿元、3.52亿元和3.82亿元,逐年增长。

第一财经记者获悉,本次交易价格约为24.2亿人民币(约3.47亿美元),目前看来,这笔交易将在2020年第一季度完成。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此次卷土重来,欣贺股份将保荐券商从国金证券更换为中信建投,将上市地从上交所更换为深交所。

2014年报送的招股书显示,2011年10月以前,孙氏家族成员4人一直持有欣贺股份100%的股份。2011年之后,孙氏家族开始引入外部投资者。

实际上,欣贺股份的门店数目在不断减少。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8年末,欣贺股份门店数量分别为757家、697家、617家、590家和600家,整体呈现下滑态势。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在除西藏以外的全国各省、直辖市、自治区以及台湾、澳门设有574家销售门店,其中自营门店442家,经销商门店132家。

世邦魏理仕数据显示,2018年外资在华商业房地产投资猛增62%至780亿元人民币,创200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另一方面,青年男女在认同“在国会等处占据决策型职位的男性太多”的意见方面呈明显的意见分歧,87.6%的青年女性认同这种分析,而青年男性的认同率为43.1%,低于成年一代男性63%的认同率。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法律事务部张建平律师表示,在相同或近似的类别上申请注册的标识如果与已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商标局将会驳回商标的注册申请。如在商业活动,在相同或近似的产品或服务中使用与他人已注册的标识,存在侵犯商标专用权的风险。

2017年4月19日,深圳市信城不动产有限公司通过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网上交易平台以挂牌竞价方式获取了“上海三林城市商业广场”项目,资产包括购物中心、临街商铺、甲级写字楼办公、星级酒店等,项目总建筑面积达15.34万㎡,成交价为24.3亿元,成交楼面地价为15840元/㎡。

在欣贺股份2018年1月首发被否时,发审委就曾提到该公司业绩大幅下滑的问题。实际上,将欣贺股份的业绩放在更长的时间轴里会发现,该公司的营收和净利润甚至不如2011年,当年欣贺股份实现营收18.68亿元,净利润实现4.41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ARA成立于2002年,由香港长江实业有限公司(1113.HK)创立,是一家房地产基金管理公司,其主要业务包括管理房地产信托基金、私募房地产基金和提供房地产物业管理服务,2007年公司在新加坡上市,2017年完成私有化。

孙红雷、小S夫妇等明星藏身“致富”

第三,随着中国国内市场潜力的不断挖掘和市场容量的不断扩大,在华企业,包括国企、民企和外资企业,会按照世贸组织规则,遵循市场化、商业化原则,来扩大中美双边贸易合作和活动,这可以让中国成千上万的消费者和生产者能够享受不同特色的产品和服务,更好地满足中国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欣贺股份对主营品牌的依赖并没有太大的改变。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的核心品牌JORYA和JORYA weekend的合计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6.43%、49.64%、50.15%和51.90%,逐步上升。公司对核心品牌的依赖度越来越高,但核心品牌的收入却越来越少。招股书显示,2018年,JORYA和JORYA weekend的销售收入分别为7.09亿元和1.71亿元,与巅峰时期2014年的销售收入7.36亿元和2.91亿元相比,JORYA weekend的销售收入甚至下滑4成。

有记者问及“中方对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总体印象和评价”,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财政部副部长廖岷表示,对这份协议,刚才已经有同志作了介绍,这份协议是中美双方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原则基础上达成的,历时22个月。这份协议,双方达成的共识包括:一是关于这份协议文本,刚才已经介绍了,包含九个方面的内容。二是关于美方取消部分对中国输美产品拟加征和已加征的关税安排。

从外资的一系列选择来看,一线城市的核心商业资产,由于具备周期性低风险特点,易于管理、现金流稳定、交易流动性强,同时收益不断走高,因此受到青睐。

关于“想离开韩国”的提问,75%的青年人希望离开韩国生活,65%的成年人回答“是”。而其中,比例高达79.1%的青年女性对此表示了肯定的态度。

获取项目后,成为信城商业综合体标准产品线“信城MO+”的首个落地产品,项目整体定位为“给城市更多可能”的现代智慧综合体。其中,项目西区作为整体商业中心运作,信城不动产引入“印力集团”进行改造运营,合作打造“三林印象城”。

欣贺股份的股东名单中,还暗藏了不少明星的身影。招股书显示,Purple Forest Limited持有公司1.3843%的股权。在Purple Forest Limited的股东名单中出现了台湾综艺天后“小S”徐熙娣及其丈夫许雅钧的名字,持股比例分别为7.46%和14.93%。

招股书披露,2011年6月,作为欣贺有限(公司前身)大股东的欣贺国际将其持有的82.14万美元的出资额以等值人民币3.39亿元的美元转让给L Capital Xiamen Fashion Ltd。(下称L Capital Xiamen),此次每股转让的价格约为15.13元。转让后,L Capital Xiamen持有公司上市前7%的股份,直至2018年1月,欣贺国际从该基金手中回购了其所持有的全部股份。

这样一家“星光熠熠”的公司,在2018年1月首发被否,证监会发审委曾质疑其收入确认是否合规,且公司存在业绩下滑、毛利异常等问题。此次再度闯关A股,业绩增长乏力、存货去库存难等仍是欣贺股份绕不开的“结”,欣贺股份做好充足准备了吗?

参与调查的5000名成年男女的郁愤分数为2.64分(以4分为满分)。郁愤指数表示,忧郁或不幸、愤怒、委屈、不当等情感经历。其中,青年女性为2.79分,男性为2.53分,成年男性为2.58分,女性为2.66分,女性的郁愤指数相对较高,青年女性感觉到的郁闷程度在四个组别中最高。

另外,青年一代的社会经济、犯罪受害、关系不适等整体生活不适感高于成年一代,青年一代中女性的不适感高于男性,特别是在针对犯罪受害的不适感方面男女区别较大,青年女性的犯罪受害不适指标为2.66分(以4分为满分)而年轻男性仅为1.74分。

欣贺股份也在发展电商渠道,但仍然以线下门店为主。鞋服行业分析师马岗表示,自营的优势是渠道掌控,但资产重、投入大,适合资金充足的企业,经销商店的灵活性更强。

事实上,在外资“买买买”的背后,是外资加仓中国商业地产的浪潮。这一浪潮,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已经显露出明显的迹象。

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财政部副部长廖岷:协议好不好,这得由企业说了算,得由市场说了算。大家都已经看到了,刚才我也提到了,这两天国内外资本市场的积极反应已经给出了清晰的回答。而且,我认为金融市场的反应是最灵敏的,比别的地方先走一步,那也只是第一步。我相信,这种积极的、正面的效果还会逐步在更多的经济、经贸、金融等领域不断显现,这也符合我们签署这份协议的初衷。

第四,协议的签署以及未来的落实,将有利于促进中美两国的经贸合作,管控和解决经贸分歧,促进中美经贸关系稳定发展。中方也愿意和美方一道,为双边经贸关系的发展多做有益的、积极的事情。

地产咨询公司Real Capital Analytics的数据显示,2019第一季度,美国、瑞士、巴林和新加坡等国的机构投资者买入了价值27亿美元的中国商业地产。这是Real Capital公司自2007年开始统计该数据以来,单季度外国投资者购买金额最高的一次。

Author Image
yacswimm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