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关于取消《留学回国人员证明》的公告

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减证便民、优化服务的决策部署,深化“放管服”改革,简化留学回国人员办事程序,方便广大留学回国人员工作和生活,教育部决定取消《留学回国人员证明》。现公告如下:

一、自2020年11月1日起,取消《留学回国人员证明》。自2020年10月1日起,驻外使领馆不再受理开具申请。2020年9月30日前已提交申请的,驻外使领馆根据留学人员意愿提供相应服务。已经受理、使领馆开具时间晚于2020年11月1日的,《留学回国人员证明》仍然有效。

这身高比隔壁WTA姑娘们的平均身高都快矮上一截,在男球员中岂不是小矮人般的存在?还是趁早转行吧!

第一个大满贯男单八强来了——2017年美网连续战胜西里奇、普伊等名将晋级四分之一决赛。

1992年8月16日出生于阿根廷首都的施瓦茨曼在七岁时打网球,但随着年纪增长,他的身高似乎总在原地踏步。

作为ATP男单TOP一百中最矮选手,施瓦茨曼在一众高大型男间显得相当突兀,这也为他赢得了“矮脚虎”的美誉。

然而一个叫施瓦茨曼的球员不仅以170cm的身高在ATP站稳脚跟,还将自己的世界排名一度提高至No.11,无限逼近TOP十。

不过随着他逐渐找到专属于自己的节奏和打法,阿根廷人充分利用个子矮重心低带来的快速移动能力,以严密的底线防守外加积极网前调动的立体战术,开启逆袭之路。

不同运动侧重点不同,就像柔韧性之于体操、爆发力之于短跑等等,对于网球来说,除了手眼协调性与下肢灵敏性外,身高条件也必不可少。

很快,第一个男单冠军来了——2016年5月伊斯坦布尔站他逆转迪米特洛夫捧起个人首冠。

假如球员太矮,那么他的发球必然大打折扣,男球员最看重的前三板无法得分就很难占据上风,反之过高的球员移动就受限,也很难打出成绩。

施瓦茨曼通过自身经历向我们证明,最大限度挖掘自身短板背后的优势,也有获得成功的可能。

那么如果一个身高刚刚达到170cm的男球员在ATP闯荡,他会取得怎样成就呢?相信你一定会泼上一盆冷水。

第一个ATP500级冠军也来了——2018年里约站决赛战胜沃达斯科收获目前分量最重的冠军。

阿根廷人在本赛季表现不错,澳网第四轮被最终冠军德约淘汰,科尔多瓦跻身决赛负于加林,家乡赛事布宜诺斯艾利斯站也闯进四强,现世界排名第13位。

初入职业网坛那几年,阿根廷人也饱受身高带来的劣势,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2014年澳网资格赛,当时施瓦茨曼输给了我国选手张择。

目前公认最理想的男球员身高大致在185cm~190cm之间,如费德勒(185cm)、纳达尔(185cm)、德约科维奇(188cm)都在这个范围内。

二、《留学回国人员证明》取消后,相关部门和单位根据实际需要,可通过留学人员提供的国外院校或科研机构录取材料、国外院校颁发的学位证书或毕业证书、国外院校或科研机构出具的学习进修证明材料或留学人员自愿在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开具的国外学历学位认证书等认定留学人员身份和经历,可通过留学人员护照及签证、出入境信息、回国行程票据等确定留学人员在外留学期限。

Author Image
yacswimming.com